爪子案:Serphine是我認識好幾年的網友,而且我的朋友去中國發展時,她也曾經去報名當個案,為了她的僵直性脊柱炎看遍知名中醫,連辟穀斷食法也用上了,找靈媒問前世也用過,所以我並不是很有把握能幫上多少忙。由於她指名我家的紅牌─醬爆先生,所以我就請醬爆幫忙看看可以做些什麼囉!


由于健康问题,我需要常年看病吃药,我的病很折磨人,能治好我的医生也不好找。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治疗效果的,最近又似乎停滞了,我不知道是该换医生,还是康复过程进入了平台期而已。尽管我希望能够自己作出决定,但遇到这样难以抉择又特别重要的事情时,我也会向第三方征求意见,所以我就请爪子和酱爆帮忙啦。

爪子和酱爆指出了我求医过程里遇到的各种状况,比如我是到远方求医,花了不少钱,等等。不过,最重要的是,他们给了我三个提醒,一是放下自己非要治好這個病的想法,学会接受它;二是要每天都固定向自己特别亲近的高灵祈请,获得帮助;三是要明确说出自己希望实现愿望的时间点。第一点以前也有灵媒对我说过,但我一直不清楚怎么做才叫放下,显然这不是叫我放弃治疗,这个度到底在哪儿,我还没把握好。第二点,虽然念诵都会提到本师释迦牟尼佛和几位大菩萨的圣号,还有十方三世诸佛菩萨,但这通常只是遵照一般的仪轨而做,我并没有特意向谁祈请,而且我觉得,每天向佛菩萨念叨自己的愿望似乎没必要,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嘛,他们都知道的呀,所以就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样子咯。爪子说这样是不行的。所以我决定每天都拉住他们的衣角反复诉说自己的愿望,不过有时还是忘了,习惯还没养成,呵呵。

另外,我还问了关于自己的发展方向,选择哪个行业赚钱最适合现在的我。我希望知道的是哪个既对我的身心有好处,又符合自己的能力,可以作为事业来发展。酱爆首先指出我现在并不想动,不过他还是告诉我,绘画最有发展性,但不一定有钱,翻译一开始要忍受低报酬,但之后钱比较多,至于第三个,他说我就是想想而已。酱爆,其实我不是想想而已,只是这第三个是最难的,目前来讲也是最不具备条件的,所以把它归为梦想,也是正确的。不过,每当有机会的时候,我还是为这个梦想做一些铺垫的,希望日后这些铺垫和因缘能够聚合起来。我觉得酱爆没有用毒舌刺激我,而是用了另一种方式,哈哈,所以我当时就说“酱爆,我爱你”。

我觉得爪子和她的塔罗牌在处理个案时是很灵活的。在我身上,我觉得他们有时是把我内心已经知道的情况说出来,要我面对它;有时他们提醒我忽略或不知道的事情;有时也给一些关于未来的提示,比如关于找医生的提示,这就留待以后分享啦。

非常感谢爪子和酱爆的坦诚与帮助!

Serphine

    全站熱搜

    幸運女神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