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fidence.jpg 我要讀的書實在太多啦!有些就只讀自己有興趣的段落,在《愛與生存的勇氣》這本艱澀的心理治療書裡,居然還能找到跟西藏心瑜珈之間耐人尋味的關連,初次聽聞施受法這種苦老傳承的冥想方式,是在訪問好友Kosha時,不過當時我並不知道其實心理諮商也有相關的書籍運用到轉移注意力的技巧。


什麼是施受法呢?簡單地說,就是透過觀想自己吸收痛苦,把喜悅的能量呼出去傳遞給你重視的人,我覺得這種方法好像會讓自己在吸氣時覺得快喘不過氣,壓力會變大,不然你也來試看看好了,光想一分鐘都覺得好痛苦唷~


史帝芬‧吉利根博士(Stephen Gilligan)在書中提到了敞開注意力的技巧,聽起來這好像是很專業的學術用詞,若你學過冥想,就會明白其實冥想本身就是一種敞開注意力的方式。他提到合氣道的創始人莫勒希‧優艾施巴(Morihei Ueshiba)寫道:「不要凝視你對手的眼睛,他可能會迷惑你;不要將你的目光固定在他的劍上,他可能會恐嚇你;不要總是將你的目光聚焦在對手上,他可能會吸取你的能量;瞄準的本質是將你對手帶進你的領域來,然後你就可以站在任何你想要的位置上。


佛洛伊德曾經提過「平等地暫停注意力」,也就是:暫停批判,並且給予公平的注意力在所觀察的每件事情上。他說:「在做選擇的時候,如果他跟隨著他的期待,他會處於一種除了那些他已經知道的之外,卻無法發現任何事物的危險中;而如果他跟隨著他的喜好,必定會偽造他所覺察的。」這段話的意思是說,你的表意識所注意的事情是被處理過的,潛意識會被改裝成別的形態出現,你只會注意你表意識在乎的東西,卻往往忽略潛意識的存在。


這跟施受法又有何關聯?喔,關連可大了,如果你把自己對於痛苦的注意力轉變成對喜悅的注意力,自己的壓力就不會那麼排山倒海,所以施受法是一種非常高竿的轉移注意力方式,某種程度上來說,跟NLP的心錨置換很像,甚至內觀禪修的方式也與轉移注意力有關,把一個人的注意力轉換到對冷熱、觸覺與呼吸的敏銳覺察,一邊在胡思亂想之際提醒自己要注意保持覺知的狀態,一再重複這樣的行為,與先前我們提過的搖鈴控制狗流口水相似,最終讓我們自己提升自己的覺知層次,NLP的心錨技術會運用你比較優先使用的感官引導一個人轉移注意力到更高的層次。


為什麼NLP如此注重練習五感開發呢?如果你的注意力若能擴大跟對方相近,譬如,你是視覺型的,對方是聽覺型的,你們談論關於音樂的話題,除了有助於拓展人際關係之外,我想或許可以這麼說:你也會擴大自己的覺知與靈魂意識,你會覺得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更多、自己還有許多潛能,同時也會產生自信心,施受法為痛苦的感受找到了一個最好的歸宿,它沒有批判這個感受帶來的壞結果,而是選擇包容它的存在,並且賦予了較高層面的意義,試著改變自己的觀點,包括對痛苦的融入程度,最後用一個跳出來的第三者座標─(NLP中的後設位置)去看整個事件,你的負面心錨可能因此被正面的經驗與領悟中和了,它再也不會讓你感到困擾。同時,你也感覺自己變得更有力量、更有辦法去處理自己遇到的一切難題,因為你的壓力感被釋放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幸運女神事務所 的頭像
幸運女神事務所

幸運女神事務所

幸運女神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