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學習內觀禪修的時候,一開始只是想讓自己靜一靜,但是後來發現禪修跟冥想不同。


英文的冥想是meditation,靜心也是用這個字眼,而禪修打坐,會翻譯成meditation或是sitting,我比較偏好sitting來形容禪修,而非meditation,對我來說,meditation是人自己主動或刻意去觀想或是做某種動作來沉浸其中,不過,sitting加入了自己的覺察力,觀察自己內在心念的流動與五感,sitting可以幫助視覺型或聽覺型的人學習感覺(觸感、味覺、嗅覺...)。


meditation是很耗力氣的,有一些動態靜心能幫助你快速釋放多餘的能量,觀想不同顏色的光也需要動腦去想像;sitting則是以緩慢的方式,覺察自己的思緒,所以就能量調整這一塊領域,meditation的調整能量速度較快,sitting雖然也有釋放出來能量,可是有點像是在熬中藥湯一樣,要花很長很長的時間訓練自己的專注力與覺察力,被好萊塢動作片與電視節目節奏寵壞的人就不太能習慣sitting那種悠閒又嚴謹的步調,更受不了整天禪坐太久帶來的疼痛。


以前訪問呼吸課程的老師李宜靜,她說她以前練到可以打坐一天都不動,但是她學不會正確的呼吸,以不同速度的方式呼吸,也可以釋放能量,我很難說哪種比較好,譬如我以前禪修時會打嗝,這屬於阿育吠陀醫學中的風大,意思是我可能個性急、吃東西太快,吃了容易產氣體的食物,打坐七八個月都還是會坐到一半就衝去廁所狂吐。


其實我用動態靜心或是呼吸能量中心靜心,我會吐更多,但是只需要很短的時間就會恢復平衡。朋友推薦我的呼吸能量中心靜心,我也嘗試過,只是我受不了那種一整個小時都在狂吐的感覺,還是選擇了禪修。


當我第二次閉關時,我忽然發現,能量的釋放跟你選擇了哪種方式無關,反倒跟你放下釋懷的程度有關。所以,就算整天打坐,那不代表你真的很厲害,或許代表你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讓自己平靜,若缺乏了自我覺察力,靜心的效果就會打折扣。說到這裡,就要說到火供了。


以前我剛開始學習冥想、接觸催眠、靈媒時,我覺得可以看到一些異象很酷、可以看到前世故事也很好玩,從局外人的眼中看來,這跟沉迷網路遊戲沒啥兩樣,我會把我看到的故事記錄下來,可是後來,我發現那只是一種逃避現實的手段,當然,知道一些神秘的事情真的非常有趣,但是要解決一個人當下的問題,不一定非要知道前世或靈界如何,重點是自己想通,那些靈界的什麼,不怎麼要緊。


每一次團體火供尾聲,都會有許多同學問我和絲雨,這次到底是誰來,有哪些神?大概看我的文章看久了,認為參加現場活動就可以先知道第一手資料,但是我們並非每個神都很熟絡,有時必須互相討論跟研究,然後才會寫成文章報導,這樣就導致活動早該結束了,還有一堆人賴在我家不走,想知道有哪個神特別說了什麼,坦白說,這也讓我們傷腦筋。


當初寫火供文章的初衷只是覺得有趣,想跟大家分享,又可以讓參加遠距的同學知道我們做了什麼,如果你參加過傳統宮廟的活動,靈媒可能會故作神秘地要大家別問,但現在不同了,曾經有人想知道有哪些神來,然後還寫信問我那個神是不是專門為他而來的,我收到這種信件臉上都冒汗了。


神對一切眾生是公平的,你家祖先可能會特別偏袒你,但為什麼神只幫助你就不幫助別人呢?你到底有什麼特別呢?我寫文章的目的不是為了增加你的執著跟特殊感、傲慢,這種因為接觸神明產生的自我感覺良好,跟我以前去打坐產生神秘體驗而興奮,又有啥差別?

  
如果你一定要藉由一個神才願意相信自己會成功,那沒啥不好,我發現那種愈想要藉由火供發大財的人,其實對自己愈沒信心,於是乎想藉由自己跟神明的特殊關係來自我催眠,如果是這樣的話,你乾脆自己家裡供個神,每天都來拜、每天都來燒金紙,那不是更有效果嗎?有些人即使家裡供奉了神明,心念不轉一樣過得苦哈哈,神其實不在意自己有多重要,祂們從來不認為你不拜自己,就要打雷下雨鬧世界末日了。


想一想,除了火供外,你還可以做什麼去實現你的願望?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想要什麼東西,自己就要努力爭取,就算努力之後只有百分之一的機率成功,也勝過什麼都不做。我們在活動中所設計的願望單,就是幫助大家看見自己的盲點與內心的矛盾,這才是火供的重點。


當你做了很多火供或是拜了很多神,自己卻沒有去覺察心念或是起身實踐,這個時候把責任推給老天身上,你也不會過得比較舒服,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好、更棒,一定要在現實人生中找出適合自己的方法,你的願望才會實現得更快。

創作者介紹

幸運女神事務所

幸運女神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