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那隻埃及眼鏡蛇,我至今還是不知道祂是誰,不過倒是有很有趣的花絮可以跟大家分享。


話說前天晚上我要睡覺時,正陷入昏睡狀態,忽然聽到一個很大的唧唧聲,要用現實的聲音做比喻,大概就跟夏天的蟬飛到你房間鬼叫音量一樣大,不過我真的很想睡覺,就決定不管祂,搞不好那是在作夢,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我又聽到很大一聲抗議,也是唧唧叫,我閉上眼睛躺在床上,但是第三眼卻看到牆角有一隻發著綠色光芒的小精靈在床尾,很生氣地在那邊又叫又跳,祂長得實在不算好看啊!比較像是童話故事中的小矮人,又加上一對綠色的翅膀,但我實在太累了,所以完全不管祂,接著就陷入睡眠狀態,當然,我當晚沒有睡得很好,因為一直感受到怨念目光襲來,可是我又聽不懂祂在說啥。


By the way,我以前也不是沒在睡覺時看過奇奇怪怪的東西,有人跟我說那是睡前幻覺,但經過長久的觀察,我發現白天一個人比較care的事情,到了晚上睡覺腦波切換時,好像就會在腦中不斷地重複播放,而某些食物則會加強重複的次數與時間,像是提神用的飲料就有這種功效,所以晚上我不喝任何綠茶、紅茶、烏龍茶,要不然我就別想睡了。而晚上我也看過大隻的精靈出現在臥房,但只有在我的腦波切換到很放鬆的時候,我才會聽得很清楚、看得很清楚,換句話說我就是個「睜眼瞎」,睜開眼睛就算是有靈體在附近,我也很少會看到,要閉上眼睛用第三眼看才會有視覺影像出現,睜開眼睛我頂多可以感覺到有狀況發生。


然後隔天就是本次祈福包裹的火供儀式啦!Alina小姐來我們家之前就放話說會帶一大堆客人參加,還準備了客人指定的餅乾(沒錯,祂們真的很愛吃,Alina前幾天才餵過祂們吃洋芋片咧),不過由於客人真的有夠多,我覺得脖子跟肩膀都很不舒服,有種要中暑還是感冒的fu,晚上我用了淨身皂洗澡,能量感才稍微減輕,晚上躺在床上還是很不舒服,整個頭都很重,像重感冒一樣(雖然我已經感冒一個禮拜都還沒痊癒),今天早上起床也是渾身僵硬、頭昏腦脹,剛剛跑去買了一瓶可樂喝幾口才比較舒坦,可樂雖然有咖啡因,不過早上到下午兩三點之間喝可樂,我還可以接受,晚上也不會有思想重播的情況發生,可樂與巧克力之於我的好處在於,如果我覺得自己能量有點被干擾到,我可以藉由這兩種食物降低我的不舒服與敏感度,缺點則是...巧克力的時效只有兩小時,可樂的話,我還在測試,吃巧克力過了兩個小時之後,我又會開始覺得頭暈了。


剛好Alina跟動物、精靈界比較熟絡,所以昨天她來的時候,我就順便提到那隻綠色小精靈的事情,她就跟靈界朋友討論了一下,然後跟我說那隻很不滿的小精靈是肚子餓,想要吃東西啦!但是前天都已經半夜了,我每天給煙供的時間過了粉久,這樣實在有點困擾,再怎麼給也是食物有限,所以我打算一月去閉關時就請上師收容一些小朋友一起修行,跟著我這個小咖有一搭沒一搭,還不如找一個不愁吃穿的老闆啊啊啊~~


好,因為Alina跟龍族、蛇族超熟的,所以上次我見到埃及眼鏡蛇的時候,就想到應該來問問她是否認識那隻蛇,結果她說沒見過,但她還是很好心地幫我打聽了一下,嗯,結果很妙的就是,其實Alina敘述的情境跟我在冥想看到的細節是一樣的,不過我當時在文章中並沒有寫那麼詳細,連那隻眼鏡蛇的反應也是很完全一樣。


Alina看到的是那隻蛇在一個石室裡,裡面有石棺,祂是守護那邊的神,跟我看到的是一樣的,當時我問過那隻蛇是誰,結果祂的反應跟Alina問的反應也是一樣...那條蛇只是嘿嘿嘿乾笑,一副就是「你猜猜看呀」的表情,呃...我怎麼覺得好像祂已經挖好一個坑給我跳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我之所以會遲疑,當然是因為我並不是一直都會看到靈界眾生或與對方溝通,所以如果是我搞錯了,又或者是我完全相信對方,結果卻不是這麼一回事,那我又該怎麼辦呢?當然...身為一個專業的老師是不能寫出這種東西滴~我並沒有很想擔當「老師」這個頭銜,因為我跟大家一樣在學習,沒有比較優先或是了不起,而且對於無形界的生物,我並沒有想要號令祂們去幹嘛之類的,當初會開始煙供,最初就是在佛具店看到店員煙供覺得很好玩,而且也算是做好事,所以才開始每天煙供,但我不覺得我有什麼權利去命令對方要幹嘛,而煙供就當作是練習慈悲心的一種訓練。


好啦!那我又來抽牌了,牌跟我說,叫我放膽一試,持續去跟那隻超級大蛇做連結,因為我可能要跟祂一起工作,傳遞一些古代的資料或療癒訊息,這個時候我的ego又跑出來了:為什麼現在還要用古代的方法?現代到處都有靈療師,還有藥草啊、花精,這種東西有什麼需要傳遞的必要性呢?


well,總之,我會試看看跟祂連結,也許會有好玩的東西可以跟大家分享啦!

    全站熱搜

    幸運女神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