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tt Cunningham曾經在書中提過,傳統宗教的儀式中會結合樂器演奏、舞蹈、押韻的詩歌,每一種樂器都是可以自己加進去的點子,即便是Raymond Buckland的著作,也會在書末附上帶有虔誠意味的樂譜,Cunningham自己順手拿根蘆葦充作魔法杖,沒有精工細琢或繁瑣的加持儀式就直接用了,儀式的道具跟詩歌能幫助深化虔誠的意念,但道具不是必要的,這話也不是我自己一個人說了算,是Wicca專家們說的。


重點在於個人在儀式中的意念,而非道具,當然,你若有辦法弄到精美的道具自然有加分效果,用一把儀式刀或一根魔法杖灌能量畫結界,對於視覺型的人來說很有fu,但其實用手直接畫結界或用意念創造結界也是可行的,道教的鬥法裡,法師們會架設多個神壇,一個比一個還高,來暗示「我法力比你高」,有些蠟燭儀式甚至需要架上五個祭壇,兩者的意境其實有異曲同工之妙,你覺得要用道具作法的比較高明,還是不需要道具的呢?


嗯,這是一個絕妙的問題,我也不便去批評人家,要不然道教與Wicca的神職人員會先把我掐死吧!道具多的法師會令信徒更相信將來能夠實現願望,NLP把人分成視覺型、聽覺型跟感覺型,如果你在儀式中加入了精美的擺設跟莊嚴的音樂,就把視覺型與聽覺型的人都先收買了,然後因為氣氛到位了,感覺型的人就會買單,簡直是無往不利呢!


另外一個令人感興趣的議題就是:宗教儀式中的催眠成分。


坦白說,這個實在很難界定,如果唱個歌、放個音樂就把你催眠了,那也是你自願要被催眠的,電視上的影集經常神化了催眠師的能耐,加上台灣法律界定如果以催眠方式和人發生性行為、騙取金錢,就有可能背上刑責,所以一般人會認為催眠師可以隨心所欲獲得自己想要的資源。就連Jeff Green的書《冥王星:靈魂在親密關係中的演化》中所提到的經典SM範例,就出現了一位控制慾強又有性變態的催眠師,催眠了一位也對SM感興趣的女性,結果Jeff居然說這名女性被性虐待後,完全不記得發生什麼事情,然後又因此結論說冥王星跟催眠有關係(一般來說,催眠跟海王星比較有關係,只是Jeff的研究焦點大多是在冥王星)。


就催眠的觀點看,這名女性是不想為自己的錯誤負責,因而選擇故意遺忘,SM的經驗與冥王星有關係,但是不想為自己負責任的自欺行為,就跟海王星有關。萬事萬物都可以跟催眠扯上關係,但如果你不願意相信對方的話,找誰幫忙都是無效的。所有的療癒跟協助都必須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所以,我覺得不管是作法/催眠/通靈解讀,可能是真有其事,但真假不重要,你相信有效最重要,無論你用哪種方法,有效就好。


有的人認為儀式不是為了達成某個目的,而是為了跟神性連結才做的,所以就產生了自傲的想法,好像只有跟神連結比較高尚,還認為這是一種「哲學」,好吧!你要這麼認為就這麼認為吧!只要有心,任何一件事情都可以變成一門學問,連掃廁所的阿姨都有一本廁所經了,人人在各自的行業都是專家,但我們可是生活在地球上啊~這是個很物質的世界,巫術歷久不衰,就是因為有人覺得實用才能長存,譬如戀愛啦、找工作啦,這些都是常會用到「作法」的領域,光靠跟某個神明連結絕對吃不飽飯,所以務實的台灣人會找上法師絕對不會為了飄渺的原因─不過,也還是有人想要修練成仙,最好可以來個出陽神,到另一個世界去遊歷。


想要超脫、到另一個世界去生活,這是很海王星的想法,我每次都會想到米蘭‧昆德拉的小說《生活在他方》,主角是一位詩人(好海王星的設定),年輕的時候,我們常夢想著要去哪裡流浪、要跟誰一起過情人節,但那些都是「他方」─ 一個不在此地的區域。假使我們到了那個「他方」,譬如說,有很多美女的天堂,我們是否會就此滿足呢?我想,大多數人也有可能會想著到天堂之外的「他方」去過日子,結果人永遠活在對另一個世界的渴望中,所以,你會看到很多人想要通靈、想要去感受另一個世界,像外星人哪、神仙啊...等等,我也想通靈,但通靈對我來說不是最必要的生活條件,而且,這也會造成我生活中的困擾。


有通,很好,我可以藉此賺個零用錢;沒通,那也很好,至少我可以睡得很好,不會被吵起來聊天。所以,在接觸這些心靈療癒的服務或課程中,如果你想著是以後可以拿來賺外快,那你是個很務實的人;如果你想著是以後可以通靈變大師、或高風亮節的靈修上師,那....我也只能祝福你早日完成夢想。因為有夢最美啦!

    全站熱搜

    幸運女神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